2016 北京国际电子音乐节开幕式音乐会
20:00-21:20(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厅)
■ 《水袖》-为 Kyma 和 eMotion 系统而作交互电子音乐(2015/7’00”/中国首演)
作曲,舞台表演:王驰(中国)
水袖是中国古代服饰的重要组成部分,可用以御寒、表情、美饰。水袖也是手功能的延伸,故而衣袖的美饰是生活艺术化的突出表现。水袖的舞动多姿多彩,抖袖整冠、扬袖拂尘、敞袖喻无、挡袖表隐、以袖掩面、以袖藏物等。本作品音乐控制器动作源于戏剧中女性角色的情感表达常用动作。作品声音素材源于唐代文学家温庭筠词作菩萨蛮,描写女性起床梳洗时的娇慵姿态,以及妆成后的情态,暗示人物孤独寂寞的心情。
作品使用eMotion系统中加速器、陀螺仪的实时数据以及Kyma声音系统实现声音设计,控制音乐参数的实时变化,刻画音乐细节,实现实时交互演奏。

■《小提琴》-为小提琴与电子音乐而作(2013/6’30”/中国首演)
作曲:马克·菲利普(美国),小提琴:易经明(中国)
作品是为独奏小提琴与交互媒体而作。音乐的伴奏由三个主要的部分组成:1)由对小提琴独奏的少量开放式测量而形成的许多粒子合成声部;2)独奏声部中几近持续的加倍,失真,滤波,模仿许多摇滚吉他手喜欢使用的效果;3)通过处理基于噪声的采样(例如扣击乐器,琴弓刮擦等)而创造出的敲击性爆破声和低音。

■《比邻星》-为打击乐与电子音乐而作(2016/9’00”/世界首演)
作曲:马克·巴蒂埃(法国),打击乐:蒂埃瑞·米罗格里奥(法国)
《比邻星》是为颤音琴、打击乐及4声道电子音乐而作。作品中的电子声音犹如一个遥远的宇宙,在打击乐的周围闪耀、漂浮。来自颤音琴、响板、钟琴和锣的金属性声音则在物理世界当中震颤、共鸣。
颤音琴的声部是围绕一套和弦而结构的,因此创造出不同的和声场。这些和弦被插值并生成一层厚密的声音,这些人造的电子化声音对和声场进行响应,并对其产生突出和强调作用。

■《大闹天宫》-为单簧管与电子音乐而作(2016/8’00”/世界首演)
作曲:李秋筱(中国), 单簧管:熊科安(中国)
《大闹天宫》——为单簧管与电子音乐而作。该曲以中国古典名著《西游记》中大闹天宫故事为背景,描写了孙悟空反天庭,大闹蟠桃宴会,终被如来压于五行山下。电子音乐部分采用了多种打击乐,如鼓、镲、京锣、木鱼等声音采样,用以描写打斗场面。

■《字里行间》-为 Kyma 和 Wacom 数字画板而作交互式电子音乐(2016/12’00”/中国首演)
作曲,舞台表演:杰弗瑞·斯托莱特(美国)
六年来我一直努力尝试创作一首静谧的音乐作品。作品的音乐素材取自中文语句的录音。音乐含义源自每个中文字的发音也就是声音素材的本身,而非语句的中文意义。仔细聆听,如果您能解密作品音乐细节所包含的意义,也就找到了欣赏这一音乐作品的秘诀。

■《诺日朗》-为三组混编打击乐,视觉影像与电子音乐而作的多媒体交响乐(2016/20’00”/世界首演)
作曲:张小夫(中国),视觉影像:马舸(中国)
组合打击乐:蒂埃瑞·米罗格里奥(法国),尹飞(中国),陈冰野(中国)
“诺日朗”是藏族传说中的男神。作曲家通过提炼“转经”和“轮回”这两个最具藏民族特征的生活表象和精神理念,以电子音乐制作技术中的循环手段与整体音乐架构的螺旋发展,将电子音乐局部的小“圆”与整体结构的大“圆”形成统一的逻辑与意念;将藏文化中生活表象的小“圆”,如转经、捻佛珠、转玛尼堆、跳锅庄等与宇宙万物转世轮回的大“圆”融合、提升出来,有机的将“转经”和“轮回”这两个概念转化为作品当中一种独特的、个性化的电子音乐语言 – 即音响动机的循环(Loop)。这种音响动机的循环不仅构成了作品的局部特征,随着它的滚动发展与延伸,多层叠加以及各种“电子化”的裂变、重组而构成作品的各个段落,进而又把这种技术发展原则扩大为建立整体结构的依据和哲学支点,使小的循环演化为大的“轮回”,并使之贯穿于全曲的各个部位最终体现为作品的整体构思。

该作品最早由法国国家视听研究院电子音乐研究中心(INA-GRM)委约创作,1996年世界首演于法国巴黎国际现代音乐节。20年后,作曲家重新构思,使用三组混编组合打击乐与电子音乐相配合,扩展了声学乐器的交响性和空间结构。颇具原始象征意义的铜质、皮质、木质、石质打击乐器以及现代演奏技法的开发与运用,如金属类打击乐器磬、锣、钹、碰铃、藏铃之间的摩擦与碰撞所产生的音响与电子音乐的对比与呼应,使作品通过具体的声音,抽象的表现,浪漫的写意创造出人神对话的“虚拟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