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观念对音乐的一般定义是“有组织的乐音”,属于时间的艺术。20世纪中叶,横空出世的电子音乐撼动着这一约定俗成的定义,数十年来逐渐形成了新的音乐思维。

在音乐历史长河的积淀、扬弃、汇聚和洗礼的过程中,不同的时代产生了不同的声音符号和音乐符号,这些声音符号与音乐符号不仅构成了新的音乐元素和语言,形成了新的音乐表现形态和思维方式,也构建了一个时代的风格特征和精神气质。

千百年来,无论是农耕文明的“人声歌唱”,还是工业文明的“器乐交响”,作为时间艺术的音乐在演化进程中逐渐形成了基本的创作方式,即通过组织音符(乐音)来构建音乐;电子音乐在新技术的支撑下,在这个基础上跨出了突破性的一步,即作曲家可以直接通过组织声音来构建音乐,实现了从“音符”到“声音”的创作路径转换,并将“有组织的乐音”扩展为“有组织的声音”。把传统音乐的乐音领域,即声乐、器乐的范畴扩展至自然界的音响、大千世界的具象声音与计算机数字化生成的抽象声音。这一革命性的举措从根本上“解放”了声音,确立了电子音乐不仅是“时间的艺术”,也成为“声音的艺术”。某种意义上说,对声音认知的跨越是新音乐浪潮崛起的历史节点和里程碑。

近40年来,在理念探究与艺术实践的双重推动下,依托于数字化、网络化的科技推动,促进了电子音乐的技术平台不断扩展更新,电子音乐的联通界面更加多样、多元。多媒体、新媒体等众多新生事物竞相问世,新的艺术表现样态脱颖而出。电子音乐创新的触角逐渐延伸跨入空间艺术的领域,与其他姊妹艺术的边界形成交叉。在融汇贯通的道路上,电子音乐没有止步于从“时间的艺术”到“声音的艺术”的扩展,进而具有了与空间艺术相契合(affinity)的某些“基因”,并呈现出三方面重要特征。

一、“声场空间”是电子音乐空间意识构建的基石。基于音响学原理和以“扬声器乐队”(Acousmanium)对于声音投射与扩散的核心理念,电子音乐的声音表达具有方位、距离、方向、运动、色彩诸方面优势,为构建立体化、动态化、多层次、多维度的声场和电子化的虚拟空间创造了条件。音乐的扩散传播依托声场布局和多点投射,实现声像定位和声音漂移,形成横纵双向的空间分割、音响的分层分区及多维空间表达。上述空间“语汇”和意识的确立是对传统认识的一次推进,极大地强化了音乐做为听觉艺术的基本属性,即电子音乐的艺术表现可

以不依赖于任何其他形式传递的信息而全身心地专注于“倾听”和深度的“聆听”,彰显电子音乐做为声音艺术的品格与时代高度。

二、“视听空间”是电子音乐空间意识构建的范例。作为视觉艺术语汇的数字化影像与作为听觉艺术语汇的电子音乐进行跨界组合,成为多媒体电子音乐。这种新的艺术样态实现了多种不同类别媒体交叉互动的,视听一体表达的创新。不同媒体间形成的艺术合力重构了传统音乐会的演出样态,开掘了当代艺术与科技相互依托,协同创新的新路径,并正在成为21世纪的音乐“新常态”。

三、“舞台表演空间”是电子音乐空间意识构建的趋势。站在时代前沿的交互式电子音乐和多媒体电子音乐,在与舞蹈、戏剧、戏曲、影视的跨界组合中持续探索、开拓,为人类艺术的发展带来源源汩汩的灵感和日益广阔的空间。电子音乐在与多种舞台表演元素的交互与对接,乃至对舞台空间、表演区域的细分与重组的进程中持续扮演核心角色,为自己及诸多姊妹艺术开创新世界,培育新范式。

创新是这个时代的大主题,也是电子音乐的立命之本和发展动力之源。历经近70年的积累,我们完成了从音符到声音的拓展,实现了从时间到空间的跨跃,更期待着迎接明天的挑战,开创未来的辉煌!

 

 

张小夫
作曲家 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中国音乐家协会电子音乐学会会长
2016北京国际电子音乐节艺术总监